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1

漩涡鸣人说:“站在那别动,让我亲一口!”

2

漩涡鸣人是宇智波佐助唯一的朋友。这点漩涡鸣人坚信不疑,宇智波佐助怀疑了一段时间没想出结果索性跟着鸣人坚信不疑起来。外人亦常言,这俩人之间的渊源匪浅,纯洁友谊不可摧毁犹如磐石一般——最先打出这比喻的是一名普通人,经历过四战见识过火影预备役及其友人本事的忍者们见这比喻如此常见流传度如此之广,便也毫无障碍的跟着说起来。直到预备役穿上御神袍那一天,听见转正的预备役那中气十足的惊人一语的瞬间,他们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浅薄与不严谨:怎么能将友谊比喻成石头呢?劈开个巨石对他二人而言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嘛?不信你看,劈开了吧。

3

奈良鹿丸:你这人就是个麻烦。我知道这柜早晚要出,但你能不能体贴一点,找个人少的时候再出?国际友人们在场呢,还大都没对象,这么高调秀恩爱就不能照顾一下单身狗们的心情?我的七代目我该怎么挽回你的形象?

4

漩涡鸣人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发自真心。

讲道理,本以为自家朋友游荡在外赶不上你的就任仪式,他却蓦然在演讲结束的一刹现身,你能不被那种仿佛可以侵蚀神经的狂喜驱使着去亲他一口?

说能的都退下吧。

那是因为你们的友谊不够深厚。

5

不过他没亲到就是了。

6

察觉到众人的不满,漩涡鸣人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好容易等到就任仪式结束又要忙于同其他四影的应酬,只得无可奈何的任友人在宴会一角坐着。

宇智波大抵来得匆忙,没有换装,身上还是那件载满仆仆风尘和夜间孤露的黑斗篷,右手从斗篷下伸出捏着筷子对菜肴挑挑拣拣。没什么人理他,他就静得仿若一座山的剪影,偶尔小樱和卡卡西过去同他搭几句话,他便侧着头回答。这般坐久了他估计是觉得百无聊赖,拿起草薙剑只身离去。

宇智波全身黑在着白的人群里格外显眼,漩涡鸣人免不了在谈话间隙拿眼角瞥一下,冷不防见他离席整个人差点从位子上蹦起来。我爱罗与漩涡交情甚笃,一眼明了缘由,就借口新任火影今日过于忙碌提议让他休息休息。漩涡鸣人用眼神谢过风影赶忙寻人去。

宇智波佐助是不羁自由惯了的,谁知道他是不是觉得木叶忒无趣要即刻离开。结果刚冲出门就瞧见目标人物:设宴点特意选了能够俯瞰木叶的高地,宇智波佐助正侧靠在栏杆上边吹风边朝远处看。

漩涡鸣人一个急刹车止不住惯性,加之地板被清洁阿姨打扫得洁净光滑,硬是伴着令人牙酸的声响滑到了宇智波佐助跟前。

“好久不见。”宇智波说。

“哦、哦,好久不见我说。 ”漩涡大睁着双眼。

宇智波继续说:“恭喜。”

漩涡扬起笑容,给他显摆身上的御神袍:“我就说我是注定要当火影的,怎么样,信了吧?”

宇智波不屑道:“当上是一码事,当得好是另一码事,别太得意了,吊车尾的。”

漩涡鸣人正要回嘴,下面却忽有贪玩的孩子指着他说“看,是火影大人诶”,他只好乖乖把话憋回肚子,朝孩子和赶来抱走孩子的家长挥手。

待他收手转回视线,微微一怔,突然想,完了。

栏杆外头有与夜色混杂的晚霞,还有往下落了大半的夕阳,星群在屋檐未能遮挡的地方闪着雪水样清凉的白芒,万家灯火陆续亮起来了,而他看见宇智波佐助循着孩子的声音往下望去,嘴角安静地勾起,脸颊映着傍晚所有暧昧的光。

完了。

漩涡鸣人再次发自内心地想。

我又想亲他了。

---FIN---

半夜发病的产物,很短小。

手机发文,排版肯定不怎么样。

我是个取名废,所以不取。

评论(12)
热度(175)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