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迷修今年二十七。
他在睡梦里忆起他背上一对属于不死鸟的翅膀是在十九岁那年开始生长的。最开始只是皮肉下的瘙痒,他不在意,自然不会有谁还在意,于是等那瘙痒蚀骨锥心,随之而来的一切都使他措手不及。他记得那时肩胛骨的异样,当初觉得无措,而今回想却像旁观野草种子萌发破土,心无波澜,只以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梦见他带着背后增生的骨骼躲进山林,梦见废弃房屋的窗子框起来的一片云霞,梦见谁砸坏了那个屋子的门,梦见水潮没过他。
梦境末尾他睁开眼,看见大亮的天光,惊觉自己从一天的傍晚安然睡到了一天的清晨。这对于不死鸟而言实属稀奇,毕竟这种鸟类生来以瘟疫为食,食量相当惊人,为裹腹必须不停辗转飞翔寻找疫区,实在难分出时间...

  2018-05-08 0 2
 

想看雷总变成西几玩偶以后被熊孩子玩儿到没电,然后安哥被熊孩子叫来帮忙修一修,安哥不知道雷总是狮狮摸遍玩偶全身没找到充电的地方,最后死马当活马医一掀狮狮玩偶的尾巴,把充电器往里一塞,雷总嗷一声立马动了起来,四只爪子因为通电痉挛着挠安哥胳臂,嘴巴叼着安哥指头,心里头说安迷修你给我等着。

  2018-03-09 0 0
 

过河拆桥的奇异果开始在lof搞宣传啦=0=

点进tag看不到任何关于我宝贝的cp产出,很好,心情舒畅( ̄∇ ̄)

  2018-03-04 0 0
 

1

漩涡鸣人说:“站在那别动,让我亲一口!”

2

漩涡鸣人是宇智波佐助唯一的朋友。这点漩涡鸣人坚信不疑,宇智波佐助怀疑了一段时间没想出结果索性跟着鸣人坚信不疑起来。外人亦常言,这俩人之间的渊源匪浅,纯洁友谊不可摧毁犹如磐石一般——最先打出这比喻的是一名普通人,经历过四战见识过火影预备役及其友人本事的忍者们见这比喻如此常见流传度如此之广,便也毫无障碍的跟着说起来。直到预备役穿上御神袍那一天,听见转正的预备役那中气十足的惊人一语的瞬间,他们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浅薄与不严谨:怎么能将友谊比喻成石头呢?劈开个巨石对他二人而言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嘛?不信你看,劈开了吧。

3

奈良鹿丸:你这人就是个麻...

  2017-01-02 12 175
 

【主清】病入膏肓

我放弃直接在LOFTER上发布了,向扫黄势力低头(手动再见)

写得有些ooc。

发病产物,很短,应该是雷。

清光那么适合开车,开火车。WU——


这里这里

  2016-11-13 1 24
 

中原中也遇见了一柄红绸伞。

彼时他在人力车上翘着二郎腿,被酒精激得精神亢奋,脑子却有点模糊,小雨点儿掉到脸上的湿凉感久久才能感受到。好在雨势小,天上的云也薄,看样子下不起来,他就索性连遮雨棚子都不支,整个人慢悠悠随着人力车的行进颠簸,间或同车夫聊上两句。

他从居酒屋回家而已,难得没有哪个不知趣的同事搞出火烧眉毛的事来鞭他脊梁骨。

迎面而来的那柄伞显然同样没有急事,灰水泥路上血斑样的圆满的一块暗红色教五根细瘦手骨稳稳撑平了,如被盯得久些,就悄无声息在人虹膜下开出花来;伞下人面貌被遮住,从身形与衣着来看显然是个男人。

悦目风景虽未有男女之分,但这等偶然邂逅的大多是经不住细瞧的,若认真打量极...

  2016-11-09 5 25
 

只属于艾尔艾尔弗一人的早上

艾尔艾尔弗能感觉到从窗隙溜进来的几丝风,那是偏凉的早晨时会吹起来的风。

他在办公桌上趴了得有半宿,脊梁骨看似柔软的伏出一段弧,实际上脆硬的咔吧咔吧声早自骨头缝儿里传进了他脑仁儿中,烦得他脑仁都泛疼。

不知从哪日开始他厌恶起这种苏醒过程。他不做梦,自然没有美梦给生物钟打断,但是相比现实某些事情还是睡眠时那片阒寂而包容的暗色更为讨喜;可惜艾尔艾尔弗阻止不了一绺绺白芒刺进来,让他整个人暴露在一整面嵌着窗户的墙壁跟前。

就在昨晚,他透过两层窗子发现对面房间窗台上放着颗莹蓝的玻璃珠,跟时缟眼睛似的;而跟前的墙壁上有张照片,已经挂了四年了,拍摄者是艾尔艾尔弗,主题则是游乐园里的时缟晴人。这两者艾尔艾...

  2016-10-22 0 1
 

【奈因】界塚伊奈帆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第一次写奈因,不知道人物性格把控得如何,看完权且一笑就好

灵感来源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想把坑填了奈何这首歌太魔性【笑哭】

手机排版,不知道排成怎样了

------------------

加姆在找钥匙。

嗯,找他租来的房子的钥匙。

他向来是个粗心的家伙,以至于属于他的那把在他手里没呆几天就不知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所以现在他找的,是属于他的大学同学兼合租人界塚伊奈帆的钥匙。

此刻月黑风高,要找一个不及拇指大的物件谈何容易,哪怕那物件是铁的偶尔能闪闪光也不行。

于是他直起酸痛的腰背,打算休息那么一会会儿。

他叉着自个儿的腰仰望夜空上一层...

  2016-08-02 15 99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