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1

  身为一个智商在线的忍者,宇智波佐助是拒绝和漩涡鸣人讲话的。他瞧不惯那个吊车尾一切夸张的行为。把双手叠在后脑勺也好,大摇大摆的走路也好,极力把嗓音扭得怪声怪调也好,拿眯起的双眼怒视他也好,他都不喜欢。可偏被分到了一处,需得整日面对高调打眼的橙色运动服,十二岁的宇智波能怎么办呢,只好开启无视大法把那家伙通通过滤掉。但总是有没法忽视的时候,比如吊车尾的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啦,比如吊车尾的衣服脏的要命却没人给他洗啦,比如吊车尾在任务里一次次冲到了最前面被打趴下啦,再比如此刻,战斗结束,吊车尾刚朝夕阳放出成为火影的豪言就踩着敌方血液滑了一跤啦。

  ...

看你发个帖子打上tag挂自己我是非常欣慰的(虽然现在tag删了吧),看你发出了那种抄袭定义我也是非常欣慰的,看你这么来个精神胜利法我真是特别特别欣慰。不要拿什么“各执己见”洗白自己,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讲很严肃的事情,这事关一个人的名誉,你却拿诡辩来保全你的脸面,而不是去真正的探讨到底是不是抄袭,不要说你是打算探讨的,底下太太们讲了这么多你该忽视就忽视,顾左右而言他,搞得你跟来圈里找茬也似。况且你也说是诡辩,诡辩诡辩,不就是胡搅蛮缠么?你知不知道诡辩有一个基本释义是“颠倒黑白的议论”。拿诡辩来形容自己的话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别妄想借苏格拉底来提升你自己,苏格拉底大大说过:“常见的诡辩手法有偷换论...

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晴艾日啊晴艾日!寒假打工打傻了喂QAQ

1

漩涡鸣人说:“站在那别动,让我亲一口!”

2

漩涡鸣人是宇智波佐助唯一的朋友。这点漩涡鸣人坚信不疑,宇智波佐助怀疑了一段时间没想出结果索性跟着鸣人坚信不疑起来。外人亦常言,这俩人之间的渊源匪浅,纯洁友谊不可摧毁犹如磐石一般——最先打出这比喻的是一名普通人,经历过四战见识过火影预备役及其友人本事的忍者们见这比喻如此常见流传度如此之广,便也毫无障碍的跟着说起来。直到预备役穿上御神袍那一天,听见转正的预备役那中气十足的惊人一语的瞬间,他们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浅薄与不严谨:怎么能将友谊比喻成石头呢?劈开个巨石对他二人而言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嘛?不信你看,劈开了吧。

3

奈良鹿丸:你这人就是个麻...

看书不挑出版社的都是山炮——评天朝各大出版社

阅读文字:

作者 :  刘轩鸿


    我始终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买汽车、电器、手表、衣服、鞋子、皮包甚至牙刷牙膏都那么看重牌子的天朝子民,唯独对出版社那么麻木。有些出版社垄断某本书,只此一家爱买不买,挑也白挑,但是名著类、古籍类因为作者死了很久了不用给钱,很多出版社趋之若鹜,为了回馈读者,增加点击率,特意写下本文。                 ...

刚看到一条鲁路修要出续作的消息,虽然出了依然会看,但我这个死透党心情有点复杂啊

不过如果续作合情合理的话就随他去好了

拍的照片永远不好看。

不会用手机客户端艾特人,所以意念艾特峰津院响希太太,当然有哪位小天使帮艾特就太感谢了。

刚开始拆快递的时候包得太严实感觉无从下手,向舍友要了把刀才把包裹着书的层层气泡膜割开,不过好处就是本子没有损伤( ̄∇ ̄)

本子到手里时挺满意,不晓得从哪里开始repo比较好【躺】

以下内容会有剧透,没收到本的妹子就先别看了。

就个人而言,我非常喜欢这个本子的封面,简洁阴沉,配上金色楷书(目测是楷书)字体的“亡灵书”,仿佛一个牌位,是藏纳着灵魂的遗迹,轻而易举将松快的氛围和he的可能性扼杀在萌芽里,对我这个be爱好者简直太友好了。

随手翻开就翻到芥川君在冰面上战斗直至死去的情...

真心没想到b站人气角色大赏里有弥迦,不过为什么要打成御冷米阿哈,一点儿也不体现不出弥迦的可爱,哼唧。

【主清】病入膏肓

我放弃直接在LOFTER上发布了,向扫黄势力低头(手动再见)

写得有些ooc。

发病产物,很短,应该是雷。

清光那么适合开车,开火车。WU——


这里这里

中原中也遇见了一柄红绸伞。

彼时他在人力车上翘着二郎腿,被酒精激得精神亢奋,脑子却有点模糊,小雨点儿掉到脸上的湿凉感久久才能感受到。好在雨势小,天上的云也薄,看样子下不起来,他就索性连遮雨棚子都不支,整个人慢悠悠随着人力车的行进颠簸,间或同车夫聊上两句。

他从居酒屋回家而已,难得没有哪个不知趣的同事搞出火烧眉毛的事来鞭他脊梁骨。

迎面而来的那柄伞显然同样没有急事,灰水泥路上血斑样的圆满的一块暗红色教五根细瘦手骨稳稳撑平了,如被盯得久些,就悄无声息在人虹膜下开出花来;伞下人面貌被遮住,从身形与衣着来看显然是个男人。

悦目风景虽未有男女之分,但这等偶然邂逅的大多是经不住细瞧的,若认真打量极...

1 / 6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