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奈因】界塚伊奈帆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第一次写奈因,不知道人物性格把控得如何,看完权且一笑就好

灵感来源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想把坑填了奈何这首歌太魔性【笑哭】

手机排版,不知道排成怎样了

------------------

加姆在找钥匙。

嗯,找他租来的房子的钥匙。

他向来是个粗心的家伙,以至于属于他的那把在他手里没呆几天就不知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所以现在他找的,是属于他的大学同学兼合租人界塚伊奈帆的钥匙。

此刻月黑风高,要找一个不及拇指大的物件谈何容易,哪怕那物件是铁的偶尔能闪闪光也不行。

于是他直起酸痛的腰背,打算休息那么一会会儿。

他叉着自个儿的腰仰望夜空上一层乌云,反思起自己是否需要再去配一把钥匙备用来。这很难得,因为自入学至今,加姆就没由于钥匙的问题烦恼过——界塚伊奈帆同学是个非常自律的人,每天出入合租屋的时间几乎固定,就算偶尔有变动,比如想和前辈就某一课题进行长时间辩论,他也会找个空隙把钥匙放在房门前的花盆底下,或托可信任的朋友转交给加姆。伊奈帆同学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个关心舍友的好家伙。这句评价还是出自加姆口中。

如今没找到钥匙也没接到转交的钥匙的加姆摸着下巴对着紧闭的大门撇嘴,继而摸出电话打开通讯录,找到界塚的名字,嘟——

没通。

挂掉,再嘟——

还是没通。

嘟了有六声,加姆把手机一攥,回想今早界塚伊奈帆的表现:起床,吃早饭,洗漱,压呆毛,因为周末所以没上课,坐在椅子上看书偶尔掏出手机来看一眼。很平常,毫无异样,说明至少在他和起助出去嗨前伊奈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而如果伊奈帆在中途改变了主意,并且没有留下钥匙,说明他相信自己能够和以往一样按照正常时间点回来。

可是他没能回来……不仅没回来还没接电话……不仅没接电话还没回电话……

头顶黑云愈发密集,是下雨的前兆,加姆心绪随之不安翻涌。良久,终于,他的心绪纠集成明晃晃的箭头,指向一个惊人的结论:界塚伊奈帆遇到了麻烦!

界塚伊奈帆是何许人也?只听过他事迹的人脑海中会率先浮现“学霸”“冷静”“沉着”等一系列抽象标签,而见过他的人首先想起的则定是他那张疑似面部神经坏死的迷之淡定的娃娃脸,然后再是他异于常人的高智商。前后者的认知中最大的共同点是“没有界塚伊奈帆搞不定的事情”。

这样一个人遇到的麻烦该会是怎样的麻烦!

加姆几乎控制不住的要往坏处想,他脑子过了一遍自己电话簿中可能知晓舍友去向的人,除去诸如雪姐韵子这类听到消息会自乱阵脚的女性和今天同自己形影不离的起助,剩下的只有寥寥几人。打电话过去询问得到的回答不是不知就是见过但伊奈帆没和自己一起呆着。

“倒是看见伊奈帆和斯雷因·特洛耶特说话来着,似乎谈话不怎么顺利?反正斯雷因看起来很不满意,瞪了伊奈帆一眼就把头偏到一边去了……之后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可以去问问斯雷因。啥?联系方式?我可没,要是有早就给我妹了,她可喜欢斯雷因那小子。你说他不就长得好看点么,男人长那么白净干嘛,偏我家丫头就喜欢那种的,把我这老哥至于何地啊至于何地!”

唯一有用的信息提炼自以上段落。

加姆默默想着信息主角之一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同学,努起一边嘴角,喉间长长哀鸣就这么响起来。说实话就算自己手里有那个薇瑟贵族学院学生的联系方式,他也是打心底里不想联系的,倒不是加姆他对斯雷因有什么意见——一般时候斯雷因也不过是一个皮囊好看脾气温和的家伙——反倒是斯雷因对伊奈帆有那么点儿意见。

谁叫界塚伊奈帆疑似对人家的青梅竹马艾瑟依拉姆·薇瑟·艾利欧斯亚小姐有不轨企图呢。

当初斯雷因还差点因为艾瑟依拉姆在伊奈帆眼皮底下受伤的事情痛揍伊奈帆一顿呢……

嘛,虽然不爽叫自己朋友一力承担责任,但的确是人之常情啦。

加姆又给伊奈帆拨过电话去,因为八卦之心蠢动不自觉把那些关于伊奈帆的假想坏结局扔掉,脑内开始自动模拟斯雷因被问到伊奈帆去向时的场景:

“就算谈过话我也不知道橙色家伙到哪里去了……等等,你问过艾瑟依拉姆小姐了吗?请务必不要告诉她,她一定会担心。我会帮忙找人的。”

一分不爽,一分疏离,一分温和有礼以及七分对艾瑟依拉姆的关切,再加上斯雷因对伊奈帆特有的称呼“橙色家伙”——据韵子回忆,这外号大抵起源于伊奈帆初次遇见斯雷因时身上那件物理竞赛委员会下发的橙色队服——和他给艾瑟依拉姆加的后缀,语气简直神还原!

加姆给自己来了个好评。

然后他很自然的忽略联系斯雷因得到一队友的可能性(反正也不知道怎么联系),持续对界塚伊奈帆的手机进行骚扰。

眼看下雨的征兆愈发明显,连空气都载满了冰冰凉的水汽,而未拨通电话数达到了二十六,加姆印堂不由开始发黑,等到界塚伊奈帆同学回电话,加姆已经变成了漆黑的加姆。

“伊奈帆你小子到底干什么去了,不回来还不给留钥匙。”

那头闻言翻找起来,过会儿传来丁零一声脆响,很明显是由钥匙发出的。

“啊,确实在我这儿……忘留了,抱歉。”

“现在不是抱不抱歉的问题,主要问题是我进不了家啦。”

“今晚我回不去。”

“那我怎么办!”加姆突然想爬进手机把钥匙抢过来。

“……”那头默了。

“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拿。”

伊奈帆报了个地名,加姆立马惊了:“伊奈帆,没想到你平常不出门,一出门就走这么远。”加姆顿了顿,觉得自己没抓住重点,他思索了一会儿……

“那不是约会圣地嘛你到那去干嘛!”

那头又默了。

加姆把手机从耳旁挪开,慢慢放到眼前,确认了一下通话人姓名,再一点点伸直了胳膊,直勾勾看向屏幕,仿佛能透过手中的电子设备看见被粉红泡泡环绕的界塚伊奈帆。他维持着这个姿势,问:“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现在就能上本垒了?”他期待伊奈帆能否认一下,只否认后一个问题也行,可惜界塚同学聪明的脑袋似乎难得卡了机,迟迟不说话。

不,可能只是默认了……

于是加姆不得不承认,伊奈帆不仅在学业上甩他几条街,在桃花运方面亦然。他连妹子的手都没牵过呢,那家伙都已经准备在外过夜SEX了。

加姆整个人都不好了。

“伊奈帆,你不能见色忘义,你不能把兄弟我抛下,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要露宿街头了你忍心么?”

“回去会请你吃饭的。先挂了。”

“等、你等等!”

“怎么?”

“至少告诉我你女朋友是谁啊!”

回应他的是干脆的挂断音。

“……”

此刻雨幕倏然应景降下,刷拉刷拉的,加姆抹去溅到自己脸上的雨水,眨了眨眼,目光渺远。

界塚伊奈帆,看到没,这雨就是单身狗的怨念。祝你和你女朋友睡在大街上。

加姆去门卫大爷那凑活了一晚。

次日清晨他坐在门卫大爷让给他的小板凳上思考人生。

首先要把找妹子这件事提上日程,以免以后被界塚伊奈帆闪瞎;其次是等钥匙回来了去配把钥匙,不然再无家可归可就不好了;再其次则是要好好讹伊奈帆一笔精神损失费,配钥匙钱从精神损失费里拿。

话说回来……那小子的女朋友到底是谁?

加姆托住下巴,煞有介事的分析起来——

如果是韵子的话,那也没什么好瞒的,自小青梅竹马,交往起来根本没有阻力,雪姐更是力挺韵子。

而如果是从隔壁贵族学院转学过来的艾瑟依拉姆,倒可以说通,艾瑟依拉姆怎么着也是个大家族的小姐,一旦交往女方家庭的态度就是个问题。情敌斯雷因还常常从隔壁学院跑过来……啊不,斯雷因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别看斯雷因眼角上翘不笑的时候自成凶相,但只要不触及艾瑟依拉姆的利益他整个人都是温和的,而且除去因艾瑟依拉姆受伤而迁怒于伊奈帆一事,他对界塚的整体印象貌似还蛮不错,就算和伊奈帆发生口角也顶多炸炸毛,还是没多少杀伤力的那种炸毛,硬要比喻一下的话,就是一只猫缩起爪子拿肉垫挠人的感觉……

啊好微妙……

加姆“啧”了一声,把奇怪的即视感驱逐干净。

不过说真的,伊奈帆和斯雷因的关系确实比较奇怪,若是谁没眼力见了往他俩中间一站,绝对感受不到两位男士将为一位美人决战的紧张氛围,他俩毫无疑问在角力,但角力之余却是有些……惺惺相惜?

什么玩意儿。

加姆搓平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把屁股从门卫大爷的小板凳上拿开,昂首挺胸荣光焕发俨然做了一个决定:打个电话过去询问地址以拿钥匙为由亲眼见见那位女朋友。他预感得到,自己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就要走上不归路了。

出乎他意料的却是,他拨通伊奈帆电话的那个举动,正是他通往新世界的敲门砖——

“喂,哪位?”电话接通后,那头的人这么说。

那人显然刚醒,声音疲怠饱含困意,听起来并不是伊奈帆的,同时也不属于任何一位女性。

那是一道男声,清澈而平和的,男声。

还非常的熟悉。

加姆本以为今天不会出现比昨晚那通电话还要劲爆的内容,但现实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爱怜地拍了拍他脸蛋,接着甩了他一脸懵叉。他扯扯嘴角:“那个……界塚伊奈帆在么?”

“伊奈帆?”那个声音瞬间清醒不少,连语调都微微拔高,“你找伊奈……啊这不是我的手机……拿错了抱歉……”

然后就挂了。

他竟然直接挂了……

加姆盯着通话结束的界面,又盯着来电显示老久才想起要动动指头摁个接听。

“加姆,今天也回不去。你打算怎么办?”伊奈帆说。

“啊……”

我还是……别去了的好……

他这么想。

---------END--------

伊奈帆回来之后加姆立刻配了十把钥匙。
伊奈帆问他配这么多做什么。
他深沉答曰,备用。
再也不想遇到那种事情了【眼神死】

本来想写加姆受不了伊奈帆的闪光弹才配了十把钥匙的,为什么会变成加姆被吓得配了十把钥匙【躺平】
整篇文和预先想好的剧情基本没有重合之处【手动再见】

评论(15)
热度(99)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