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总觉得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不可连接的,连同其中的人物景物一起,所以未来的你,这是一封来自你最熟悉也最陌生的旁人的信。

写完上面的几个字就觉得自己是个二逼。可好像还带着点儿道理——街旁的一棵树死了,过去还活着,而在未来它会被挖走。它还是那棵树,但有些东西就是进行着微妙的改变,终究是一帧一帧的,看似流畅却由断续组成。

仿佛小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

仿佛你和我。

相信你在回忆时如同我一般,只忆起片断零星,想着那个人和我不同,那个自己好陌生。

不过是时间在我们三个中间建立起了不可逾越的屏障,透明却不通透,因蒙上了一层水雾而变得模糊。

好吧,知道你看到这里依旧搞不明白我在抽什么风。现在我单刀直入了。

我喜欢小说我想画画,你当然知晓,而我想问问你未来我会变成什么模样,是坚持抑或放弃,是成功抑或失败,是幸福抑或苦恼,对冒着和家人闹翻的风险而孤注一掷的我是嘲讽抑或微笑?

你在另一端是否犹如神祗看着挣扎如蝼蚁的人类那般露出拨云见月的表情?

让我猜猜……好吧我猜不到。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现在是期盼着神谕降临的人,期盼着遵从自己心意的神谕降临,若相悖……说这话的是哪家深井冰,拖出去斩了!

stubborn 和 bloody 组合起来就是sb,也就是我。即使谁出来阻拦,我也按照自己的意愿向前走,撞了南墙依旧希冀能够穿墙而过。

孩童的思想,与我现在的阅历非常匹配。

长辈告诫说:“进了社会你再这样把生活理想化就等着吃苦头吧。”“可我还没吃着。”我如是回道。

不明白怎么get“转圜”新技能,只知道像五月天的《倔强》里: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

写到现在似乎再问自己的结果有点多余,那只会令我反抗的念头愈发强烈。所以就请你祝福我能够抓住手掌里的东西,守护它不随风而逝。

拜托。

ps:不要问我写的这是嘛玩意儿,即便这堆文字毫无逻辑性可言。你我思想无论如何相左定有地方相通对吧?






评论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