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古剑同人】长相守(126)

猜猜哪一个是我(≧∇≦)

碧水青狐:

又继续往前走,遇到些妖物,那些妖物纷纷说前面有古怪,靠近不得,都放弃了寻找共工神泉的打算,撤退了出来。


然而欧阳少恭失踪,定当与神泉脱不了关系,百里屠苏不可能会退缩。


再往前走竟然看到了一些行人。


其中行人赶着牛车,车内放置了一些黑炭。百里屠苏上前问路,前方是什么地方。


那人停下,回答道,“前方是百花谷。”


百里屠苏眉头一皱,没想到前面还有一处百花谷,又打听道,“百花谷?请问哪里又是做什么的?”


“百花谷是这一带神秘的所在,其中百花盛开,物产丰富。但是百花谷主不喜与外人来往,所以也很少有人进得去。传言里面有一口神泉,能治百病。这一带有身患恶疾无法医治的,谷主仁善,也会赐下泉水,帮忙医治。老汉虽不知真假,但百花谷确实厉害,百年来,许多门派前来挑衅,想将其吞并,都无法得逞。不知道小哥你打听百花谷做什么?”


百里屠苏据实相告,“我一个朋友在附近走丢,我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所以想去百花谷看一看能否有些线索。”


赶车的人笑道,“原来是这样,但是百花谷向来不理会外间之事,恐怕他们也不愿意帮忙寻找啊!”


“这个人对我极其重要,不管怎样我都要去试一试。方才听你所说,这一带也只有百花谷颇有势力。我一定要去打听一下。”百里屠苏想,这神泉想必就在百花谷内,而少恭也是想要找到共工神泉来医治自己身上的煞气。少恭之能,应不会被什么妖物所害,那他即便是遇到意外,脱困之后,也会进入百花谷。“还请告知如何进入百花谷。”


“看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也不能推辞。我这一车的黑炭正是要送进百花谷的物资。你就跟我一起走吧。”


百里屠苏抱拳道谢,跟着这个人一路往前。山路曲折隐蔽,走了大半天的功夫才到了一处水潭边上。


那人开始卸货,将东西装到船上,百里屠苏连忙帮忙。费了一番功夫,两个人又乘船,往下游走。


前方是一处山隙,那缝隙刚刚好可以容船只划过。山隙昏暗,却有暗香浮动。百里屠苏问,“进入百花谷,都要经过这道山隙吗?”


那人笑道,“不错。”


百里屠苏思索,这山隙隐蔽又狭窄,易守难攻,百花谷倒是找了一个好地方。


出了山隙,便豁然开朗。两岸花树繁盛,远远看去如天边云霞一般,让人感觉仿佛是进入了世外桃源。


正欣赏着无边美景,百里屠苏突然觉得心口沉重起来,此地清气充沛,纳入体中,竟然引起了煞气反噬。他连忙盘坐调息内体真气,这一运气,胸口又如撕裂般疼痛起来。而体内的灵力术法竟然荡然无存。百里屠苏吃了一大惊,扶着船边,努力压下自己的吃惊之态。


修仙之人,灵力法术十分重要。百里屠苏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入此地,自己多年的苦修竟然消失的干干净净,无影无踪,这叫他如何不慌乱差异?


那人撑着船,看着百里屠苏神色痛苦,问道,“你是修道之人?”


“正是。”百里屠苏喘息着答道。


那人叹了一口气,才说道,“少侠不必惊慌,此处山谷气息特异,身怀灵力术法的人进入就会灵力失去,术法失效。修炼的妖怪进入,妖力也会全失,化出原形。这些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你离开此地,就会恢复。所以不必担忧害怕。”


原来如此。


“你不要尝试着运气,也不要尝试施展术法,否则心胸之处会剧痛难当。你就当自己是一个普通剑客,一应症状就会消失。”


百里屠苏坐好,让自己稳定下来。这里虽然克制了体内的灵力术法,但是却没有克制煞气。方才可能是因为担忧欧阳少恭,心急如焚,煞气隐隐发作。没有灵力疏导压制,他无奈,只好全凭意志力心中默念口诀,才将煞气压了下去。


他站起来,看着茫茫水面,“大哥,还有多久?”


那人笑道,“快了,再划一个时辰,就到了!你也不用喊我大哥,我叫魚樵。敢问少侠名讳。”


“在下百里屠苏。”百里屠苏心道,居然还要一个时辰,这怎么能算快了?两人随意攀谈起来,原来谷内所缺的物资都是由魚樵帮忙运进来。


虽时间长,好在景致秀丽,也不难熬。终于到了对岸,就有百花谷的弟子前来接应,问道,“樵大哥,今日怎么还带了一个人?”


百里屠苏连忙上前,说明了来意。


“在这附近丢了一个人?”那弟子笑了,心想,我这百花谷也不是衙门,丢了阿猫阿狗的也来找上门?应付道,“此事我知道了,会让谷中弟子帮忙寻找的。”


百里屠苏又道,“听闻谷主德才兼备,在下十分仰慕,可否帮忙引荐一下?”


那弟子回绝道,“谷主喜欢清净,并不见客,还请少侠回去吧。”


这个弟子说话行事滴水不漏,百里屠苏无法进入,又因为不知底细,也不能用强,心想,若是少恭在这里,一定会有办法的。


话说到如此地步,百里屠苏只好先回去,在慢慢做打算。


魚樵是个好客的人,见百里屠苏不想就此离去,就邀请他先暂居到自己家里。山人简陋,倒也是一个落脚的地方。


“百里少侠,你现在灵力术法可否能够使用了?”


百里屠苏运气一番,果然灵力正常了。


魚樵笑道,“百花谷戒备森严,又不知道用力什么样的禁术护持,竟可以消去来犯者的法术。少侠想进入打探一番恐怕不容易啊。”


百里屠苏点点头。


又在周围寻找了数日,仍然不见欧阳少恭的踪迹。这一带除了百花谷都已经找遍了,他虽无确凿证据,但是直觉,欧阳少恭已经进入了百花谷。


随后几日,又跟随魚樵运送物资进入,但是仍旧无果。


这日百里屠苏入夜守在山隙边上,见有花灯流出来,在黝黑的夜色里面发出绚烂的光芒。他连忙捞起一朵,见上面写了六个字。


“长相守 不离分”


百里屠苏浑身一震,拿出腰间的的玉。这块玉是欧阳少恭亲手刻给自己的,上面也只写了三个字,长相守。


他回想起当初,自己跟随陵越回到天墉城,欧阳少恭曾在纸上偷偷写下长相守三个字,见他离去,自己又在纸上补了不离分三个字。


又对比玉上的字迹,果然与花灯上的一模一样。


少恭就在里面,他一定是陷在里面,无法出来了,所以才用这种方式传信给我!


百里屠苏心中一热,连忙架了船只朝百花谷划去。


岸上有职守的弟子,见了百里屠苏连忙拔剑问道,“来者何人?”


“百里屠苏。”


这几日百里屠苏跟随魚樵送货,岸上的弟子已经认得他了,松了一口,道,“原来是百里少侠,这大晚上的,你又来这里做什么?我都跟你讲过,我百花谷没有见过你要找的人。”


百里屠苏拿着花灯道,“这个灯上的字迹与我玉佩上的字迹一模一样,一定是少恭写的。他定然在里面。”


那弟子又道,“字迹相同又能说明什么?百里少侠还是请回吧。”


百里屠苏知道只靠说定然不行,他抽出剑来,“既然百花谷不肯让我进,那我就只能硬闯了!”


天墉城乃天下剑宗,即便是没有了术法,百里屠苏剑术精妙又岂是常人可比?他几招之下,就将那弟子制服。


那弟子心道,竟然来了一个硬角色,连忙吹哨,瞬间许多人持着武器,出来了。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白衣素裳,拱手笑道,“在下百花李幼白,不知发生了何事,竟与这位侠士刀兵相向。”


百里屠苏收了剑,“在下百里屠苏,是为了寻找一个走丢的朋友。今日得到线索,知道他就在百花谷,所以想进谷寻找。”


李幼白笑道,“谷内规矩森严,明令禁止外人进入,所以即便是寻人,也要等明早奏秉谷主,看谷主是否同意。”


这个李幼白说话严谨,礼数周全,一时也无法寻得破绽。百里屠苏又问,“那谷内半月前可有外人进来?”


李幼白沉思一会儿,道,“确有人进入,但不是少侠口中的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道,“不让我去见一下,怎么知道不是我要找的人?”


李幼白看了一眼天色,“也不急于此刻,少侠明日再来吧。送客——”说完就走了。


百里屠苏不知道谷内深浅,况且这里术法无法施展,只靠剑术武功,谷内人多势众,只看刚才的李幼白,见他步履沉稳,气息有度,也是个练家子。他不敢大意,单挑百花谷,只能依言回去,等第二日再来寻。心想,若还是碰壁,就再想办法潜入,不管怎样都不能将欧阳少恭一人留在虎狼之地。


 


第二日刚刚要出门,却见一道剑光从天落下。


来人一身蓝色劲装常服,手拿霄河,竟然是陵越。


百里屠苏吃了一惊,瞪大眼睛问,“师兄?”


陵越点头笑道,“见到我就这么惊讶么?”


“师兄怎么会来?”


“你传信给我,说要去寻共工神泉。共工神泉我不曾听闻过,但却知道百花谷内有一个神奇的泉眼。心想你们二人要找的多半是这百花谷的神泉。又听得消息,说有人肆意在妖界散布共工神泉的事情,吸引妖怪前来此地,但那些妖怪都有去无回,我心中觉得蹊跷,百花谷诡异之处太多,我不放心,就来寻找,没想到你们果然来了这里。对了,少恭呢?”陵越问道。


“少恭……”百里屠苏心中沮丧,将少恭走丢的事情一一道来。


陵越皱着眉头,“百花谷向来不接引外客,我们只为了寻人恐怕难以进入。”


“不能进也得进。”


陵越点头说道,“好,我同你一起去。”


两人到了百花谷的岸口,李幼白立在岸边,拱手笑道,“百里公子果然又来了。我今日一早就禀明了谷主,但谷主说不见外客。所以恐怕要让二位失望了。”


百里屠苏着急道,“你昨日说也有一个外人进入到百花谷内,那人是谁?”


“那人名叫厉初篁,不是欧阳少恭。”


厉初篁?陵越皱眉道,“厉初篁乃是两百多年前青玉坛坛主的名字,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此地?”


李幼白回答道,“青玉坛,我倒是听说过这个教派,但谷内消息闭塞,不知道两百年前的事情。其中缘由,我也不甚清楚,但谷主不愿见客,而谷内也确实没有两位寻找的人,所以还是请回吧。”


百里屠苏心中一跳,他隐约记得,这个厉初篁乃是青玉坛第一个提出以魂魄炼药的人,魂魄入药为正派不忍,所以遭到了围剿。少恭在青玉坛时也颇多整理了这位厉初篁的遗作,莫非厉初篁也是少恭渡魂的某一世?


但是少恭为何要假借厉初篁的名字?


百里屠苏想不明白,直接言道,“能否请这位厉初篁出来一见?”


李幼白笑道,“厉初篁虽来谷中的时日不长,但谷主对他青睐有加,怎能轻易见你?二位还是回去吧!”


陵越心想他知道青玉坛,定然也知道天墉城,上前拱手道,“在下天墉城掌教陵越,今日就当是前来就当是慕名拜访,不知道贵谷能否给个面子。”


李幼白心里一惊,上下打量了一下陵越,“天墉城传言乃是修仙第一大派,掌教真人怎会如此年轻,你莫要诓骗我!”


陵越拿出霄河,瞬雷不及掩耳之力出剑,剑招快到让人眼花,李幼白不及躲闪,等回神儿之后,霄河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你们隐居与此,不知道天墉城十年前就已经更换掌教,也不怪你。只是欧阳少恭曾拜入天墉城门下,又是我挚友,失踪之事,天墉城无法坐视不理。百花谷虽然深不可测,但为求寻人,我天墉城也不会吝啬人力。若是动武,于天墉城,百花谷都不利。”


陵越说完,收了剑。


李幼白惊叹于他年纪轻轻,剑术竟然如此精妙,不在谷内任何人之下,又见陵越浑身正气,不像是说假话的人,心中不敢大意,“原来是天墉城一派之尊亲临,我这就去通报。二位稍微等候片刻。”


片刻之后,只见李幼白出来,一脸歉意,十分恭敬地说道,“在下很少外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掌教勿怪。谷主已经在前厅等候,请二位随我来。”


两人跟随李幼白上岸,分花拂柳,转过几处花丛,才来到前厅。


抬头看,见前厅以树为顶,树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黄色小花,各类鸟儿蹁跹上下,时不时鸣叫几声。此种布局精妙万分,在室内就能闻花听鸟,可见主人也定然风雅。


正前方立了一个浅绿锦衣,碧玉环腰的人。百里屠苏看去,见他姿态威严,应该就是百花谷主了。


果然李幼白行礼垂头,说道,“谷主,人已经带到了。”


谷主这才转过身来,是一个白面微髯的汉子,约四十上下的年纪。眉若出鞘的剑锋,斜飞入鬓,目色深邃若夜空,悬有星河。气度娴雅,谈吐有方。他拱手含笑,道,“在下谷清明,乃此间谷主。远来即是客,方才多有怠慢了!”


 



评论
热度(44)
  1. 我想说什么来着碧水青狐 转载了此文字
    猜猜哪一个是我(≧∇≦)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