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这是我第一次获得胜利。

放弃选择本科。当爸妈知道我选择走单招的时候,什么都没说,神情该是莫测。我在电话另一端听不见他们的呼吸声,单是捧着听筒放空脑袋,什么都不愿想象。他们最后表示你自己如果不后悔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而我也对着瓷砖墙重复着说:“不高考对不起我这十几年来的努力。”末了再加上,“我确定走单招。”墙上有我模糊的影像。

未来原本是一片混沌,喉咙里的声音发出来后却于须臾间清朗。那句成为尘埃落定前最后一声惊堂木响的话脱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存在遗憾和不甘,但高兴与释然这一情感比它们更加真实的盘桓。

选择单招的理由很简单,毕业之后学校会给你安排工作岗位,只要尽心工作学习温饱不是问题。

老妈一直对我半抱怨的讲:“你社会经验太少,他们合同写得找不出错处,但谁知道那时候会给你安排到哪儿去。况且说出来也不好听:走专科……哎呦,学习差的才走专科,你说你走什么专科……”

许久之前他们对我说:“学习差的才去学艺术。”

可惜得很,我这人自恋,从来不觉得自己属于脑袋瓜儿不好使的人。

当初闹腾了几个月也没集训成,于是死了心,把从前的画板什么的扔一边儿去,捧着书本就死命看,看不看得进去不要紧,关键是让他们知道我在看,如此,就不会被他们说不努力、自甘堕落云云种种。

有人到学校里讲解关于单招的事宜,我依旧该干嘛干嘛,直到他们说“毕业之后会替你安排工作”才算真的心动。

从前的爱好被否定得彻底,我就没什么其它的兴趣了,被人问“大学想选什么专业”,只会一抬眼皮子,让他看见我看似正在思索的眼神,然后告诉他“不知道,到时候再说,都没什么兴趣的。”

而今有人替你安排好了一部分前途,何乐而不为?

然后我再次看见家里的老一辈陨落了希冀的眼神。没触动也没快感。我行我素的自私自利。

再往后等老妈半抱怨的说话我只会反驳她:“我选它是为什么?还不是先把肚子填满,确定了温饱填了肚子才能去干别的。那个单子上不是写的很清楚吗?工作之后休息时间很充裕,我能做自己的事情,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等我攒够了钱我就去学画画,这你们就不会拦我了吧。”

“你怨我们?”完全的抱怨。

“……不。”连我自己都能感到里头缭绕着的怨气,丝丝缕缕,从缝儿里透出来,黑色的,差点儿就要具象化。可又真的是不怨,因为今后我不必为了填肚子画画码字,有充足的时间雕刻斟酌,爱搞什么样的就搞什么样的。你不喜欢?没关系,我不凭这个吃饭,你的怨言不会饿着我的肉体。

心里只涌满了极大的庆幸。

老妈似乎是伤心了,眼里陨落的不仅仅是希冀。于是尽管我摊在座位上没个人形,也拿正经的余光撇她,艰难十分的说:“就算上了211985能怎样,大学又不是苦难的尽头。专科吧本科吧也就这么几年,又不是一辈子,我以后可不只干这个。”

“专科不好找工作。你将来想换也没处去。”

“嗯。”

“别人说什么不重要,我们主要是担心你。”

我鼓了鼓嘴巴:“……嗯。”

“算了,你走这个得用点儿心,别到时候蚀了把米还扔了鸡。”

我忽然就想起正在上小学的自己,她的上个好大学就算完成任务的念头,以及总在大人面前叨叨的“我学习是为了责任”,不免咧开唇角,但还是强自抑着:“嗯。”



评论(1)
热度(4)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