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吃斯雷和米库里欧无差,其它全是死都不逆党。cp吃得特别多,反正一般不产出,就不标了,不然简介这块地不够用。

还是把lof当作脑洞堆积处吧

你叫他用怎样的言语来描述这场景。

火。轰鸣。倒坍的面包房。落在视线之外的炮弹。以及滚到他脚旁的一颗头颅。

  

845年冬天,希干希纳区沦陷。

 

845年刚降温的时候下了场雪,算不得大,天色却因为这场将至冬日的序幕而阴沉得不像话。长云横斜在艾伦头顶,垂得几欲触地,烂棉絮那般软塌塌。

不得不去领取救助物资的小家伙朝掌心呵气,再将手焐在耳朵上,试图以此取暖。这个国家总是用异常的天气来显示它的不近人情,酷寒无疑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种。敌人的长驱直入因为它减缓了速度,生于此长于此的人民则忍受着由恶劣天气贫瘠土地和连年战火带来的周期性饥饿。

艾伦隔一会儿就用鞋子踢散一堆雪,带着闷气与百无聊赖,于是来路上颜色斑驳。已经习惯冬季时在家和固定的救助地点之间往返几次,可今年的次数未免太多,平常陪着他出行的米卡莎估计是因为这个缘故倒在病榻上,脸色白得要命;今早来探望米卡莎的爱尔敏同样一副病容,海蓝色眸子汪汪的仿佛噙了泪,简直是把世上所有的海水注了进去;还有爱尔敏的爷爷,近几年不曾好好照顾自己,面容比米卡莎还难看,浑身上下都是随时归西的气息……

该死,想到哪儿去了。艾伦鼓着腮帮子又踢散一堆莹莹的白,扬起来的雪絮割脸砭骨,他抹把眼睛,瞅见不远处一溜长蛇似的队伍以及向长队走去的几个人。他从来都把那么几个与自己同一时间领取物资的人当作对手,不论认识与否都会萌生出一股敌意(上次艾伦就和让·基尔希斯坦干了一架),这股敌意踢马刺一样刺着他的屁股,让小家伙火急火燎的咬住前面长蛇的尾巴。

大概等了小半天,雪花又开始拉扯着往下掉。艾伦抱紧刚拿到的东西,迈开步子朝家的方向跑。从战场上刮过来的风带着血腥味绕着他的袖口与额发打转儿,转了会儿混了些许面包的香味就刮往它处。

 

 我一定能……把它写完……但是……

评论(2)
热度(5)

© 我想说什么来着 | Powered by LOFTER